清华落榜生|置顶预售

过期爱人在平行时空是否也伤神

【原创】法则

  四周的阴冷和血色如潮水般迅速褪去,青年身上深可见骨的伤口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愈合着,整个房间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平静明亮。


虞知言不敢放松警惕,尽管他知道这里只是虚拟世界,但意识体受创的那一刻,躺在休眠舱的本体也会感受到相同的痛感,据说是这款游戏公司独创的一门技术,为了让玩家拥有更真实的游戏体验,所以连场景和NPC极力追求真实,而且完善的速度也飞快。


下一秒,上空中传出一个机械的电子音女声回荡在屋里。


“通关奖励:法则提示已经发放到您的背包。”

“新一轮游戏即将开始,请幸存者做出选择,倒计时三十秒。”


随着话音响起,只见房间的四面墙壁上都浮现出一扇铁门,门上有...

【春节联文】我爱这个世界

上一棒:@子夜旦未央 

关键词:关键词


这个世界的关键词是爱。


00

2049年,为了社会更加文明,福特星球的所有人类被强制性植入了一种芯片,名为“AI”。

所有被植入芯片的人类都无法说出任何一句不文明的语言,所有脑海中浮现的不文明的关键性词语都会在吐出口时变成“我爱这个世界。”


01

张三是第一批被植入芯片的人类。

被他妈张姐用扫把苕帚逼着去的。

他妈是个循规蹈矩的优秀老师,但遗传学是个很玄学的玩意儿,他半点儿没遗传到他妈的优秀基因,而是顽强的长成了一个抽烟喝酒又骂人的歪脖子树。

于是这个政...

【原创】Look at me

互动式短篇故事

答案见彩蛋


身份卡:

林霖:偏执型人格障碍

陶冶:__________障碍

陶盈:______________

秦麒安:关联性脸盲症


//


我是______,一个并不普通的普通女人。

我的不普通源于我的男朋友。

他叫______,不太普通,是个有点名气的明星。

而此时此刻,我正坐在______的家中,而他失踪了。


今天是他失踪的第三天。

更准确来说,他是从我们的家里失踪了。

再精确一点,他在逃避我。


他逃避我的原因不是因为我们分开的时间里,我去了...

【原创】罪歌 04

非本国背景  一切皆为虚构


周琛、窦瑶二人坐在陆旭升家中。


只见窦瑶已经被空调吹得吸了吸鼻子,又搓了搓自己发冰的指尖,然后短暂地后悔了一下早上她妈让她多穿件外套她没听,接着又非常有职业操守地忍住寒冷继续问道:“最后可以请您再从头讲一下您丈夫离开前的时间线吗?越细节越好。”


“我只记得他那天刚回来没一会就说自己有东西落在学校里,然后就急匆匆地说要出门,再然后……”


陆旭升的妻子董蓉说着说着突然失声,仿佛情绪已经到了紧绷的边缘,再也忍不住一般,只能坐在沙发上低垂着头说不出话,手里捧着的热水在杯壁上氤氲出一片水雾,一滴水滴也落在她穿着的棉麻长裙,洇出一...

【原创】罪歌 03

非本国背景  一切皆为虚构


坠着猩红火光的烟头在皮鞋和瓷砖地面的夹击中熄灭成一滩灰黑色的痕迹。


周琛低着头看了那块烟灰半晌,然后从兜里掏了块纸把烟头拈起来,顺便蹭干净烟灰,扔到不远处的垃圾堆里,转身进了会议室。


会议室就在走廊拐角处,周琛推开门的时候,侯崖正好在靠近门口的饮水机拿一次性纸杯接水,见周琛进来下意识愣了一下,然后十分狗腿地将接好的温水递给对方。


周琛恰巧有点口渴,接过来喝了一口,然后十分不客气地又递回给侯崖,后者也十分不客气地接着周琛喝过的水杯把剩下的水一口干了。


左右都是一群...

【原创】罪歌 02

非本国背景 纯属虚构


警戒线明晃晃地绕着南山花园的一处绿化带拉了一圈,将面容严肃的警察们和好奇围观的群众们分开。


侯崖拿了两瓶水站到祝礼身边,只见后者垂着眼透过那副金丝框的眼镜看向地面标出的现场痕迹固定线,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盯着祝礼优越的侧脸,脑海里忍不住再度响起白燕燕的声音。


——“祝法医那张脸,再配上那副文质彬彬的金丝框眼镜,啧啧啧,简直一个斯文败类,当下女孩们最爱的类型之一。”


侯崖晃了晃头,努力压下自己脑海中魔性的声音,将矿泉水瓶递过去,恭敬道。


“祝法医,喝水。”...


【原创】罪歌 01

非本国背景 以下皆为虚构


“沉沦者也不是从一开始就自愿坠入地狱的。”


 //

南山路二号的墙角处站着一个身穿警服的男人和一个蹲在角落的黄毛小子。前者是南山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的周大队长,后者是南山一片的混混。


微长的黑色自然卷发被周琛随意地在脑后扎成一个有些可爱的小揪揪,他伸手捋了下垂在眼前的一缕碎发,举着本子不耐烦地抬眉问地上蹲着的小混混。


“姓名?”


“这您还用问吗?”


被审问的黄毛双手抱头地蹲在警局门口的角落里,抬起头嬉皮笑脸地看向一脸痞气...

【原创】乘风

(1)


我屈起前肢伏在老槐树前,头垂得低低的。

“槐神,我想变成人。”

槐神怜悯地用低垂的枝条轻轻拂过我的背脊,嗓音空灵又似叹息。

“乘风,这是你的第二个愿望吗?”

我重重地点了点头。

“恳请槐神将我变成人。”


(2)


“我想变成人。”


我初初同槐神说出这个愿望的时候,白兔恰巧在我身旁抱着胡萝卜嗅,闻言忍不住好奇地发问,鼻子还一动一动的。

“乘风,你不是早就修出人形了吗?”

我摇了摇头,同白兔解释道:“我说的不是修出人形,是完完全全变成人,像山脚下的那些人类一样活着。”

白兔从没去过山下,不...

【原创】城市

“如果能重来,将是一场永无尽头的灾难。”


01


阳光从办公室窗户照进来,暖洋洋地洒在市长的背上,也为他的身前带来一片暗影,模糊了她胸前摆放着的纸张内容。


副市长推门进来的时候正碰见市长低着头看向手里的纸张,可一见自己进来却又慌忙把纸张收进柜子里,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问向来人。


“怎么了?”


副市长笑着用食指推了推黑框眼镜,把材料规整地摆放在市长面前,回答道:“刚才记者又来了,好在小张机灵,说咱俩不在,给蒙过去了。”副市长状似不经意般扫过办公桌后的地方,“市长刚...

【原创】蚩尤

00

我是一只熊猫。

五千年前,我有一个好朋友,叫蚩尤。


01

五千年前,我跟着蚩尤南征北战,快意风光;

五千年后,蚩尤灰飞烟灭,独我一个坐在动物园里喝盆盆奶,快意风光。


如果这话被蚩尤听见,大概要面带笑容地给我一巴掌,然后罚我三日不许吃肉。但他大概不知道,如今的我已经不再吃肉了。


其实我本就不喜欢吃肉的,只是那时竹子寥寥,蚩尤又总是喂我吃他烤的肉,而且还满脸期盼,仿佛我不吃下这块肉,他就会一扁嘴,委屈的泪眼汪汪。

我为了不打击少年那颗脆弱的心灵,也为了不饿肚子只能吃了。以至于蚩尤那么多年以来都误以为我是爱吃肉的。

但他如果再一次出现在我面...

 

© 清华落榜生|置顶预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