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落榜生|置顶预售

过期爱人在平行时空是否也伤神

周九良是个钢铁直男

补档一个去年五月初的

我知道写的不好 但我就想补



  

00

大家好,说起来你们一定会信。

周九良是个钢铁大直男。

  


01

大家好,我是秦霄贤。

熟悉我们的人都知道,每周一我们惯例休息。我左右没事,掏出手机给老周发了一微信,寻思着叫他出来玩。

【秦霄贤:老周!】

过了很久,久到我以为周九良又去种地了,他才回我一条。

【周九良:您好。】

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我和周九良真的是关系很不错的朋友。但是这人他有点毛病,甭管是谁,打电话还是发微信,第一句话都是“您好”。

我也说过他好几回,这样显得太生疏了。

这位周大爷倒好,老神在在的捧着保温杯抿了一口,告诉我:“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不能忘,要有礼貌。”

【秦霄贤:哪呢?来玩啊?】

【周九良:您好,我在和孟老师对活,请稍后与我联系。抱歉。】

【秦霄贤:行,我先去洗个澡。】  

【周九良:好的,注意安全。】

 虽然我不知道我洗个澡会有什么危险,但我还是没有问出口,因为我实在不想再和他交流了。

说起来你们一定会信,周九良是个钢铁直男。

  


02

大家好,我是孙九香。

熟悉我们的人都知道,我是七队的一个小演员。前段时间因为工作调动和周老师他们一块出差。

他什么样大家也有个初步了解了。老干部人设稳如泰山,屹立不倒。一大早就出门遛弯吃早餐去了。我懒得动弹,在酒店里躺着跟老秦视频。

正视频呢,我一抬头就发现酒店外下雨下的噼里啪啦的。近处是乌云密布,电闪雷鸣。远处是晴空万里。

我一时间也琢磨不透九良是在毒圈还是在安全区。寻思着用不用凭着那一点微薄的同事情谊去接他。最终还是道德战胜了我的懒惰,索性挂了视频给周九良去了个微信。

【孙九香:九良,你那儿什么天儿啊?】

【周九良:今日是乙亥年四月十四,实时气温二十三度,中雨转阵雨,东南风三到四级。预计十分钟后结束降雨。出门请注意多添衣物。】

【孙九香:……】  

得,合着我对面是一名叫周九良的Siri。

  


03

大家好,我是孙九芳。

熟悉我们的人都知道,我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所以为了维持这种形象,我和周老师经常相约去烫头。

他一如既往地烫小卷毛,我一如既往地烫锡纸烫。

但估计也是我们时运不济,前几天恰巧碰上我和周老师总去的那家理发店关门了。

周老师在烫头这方面比我有经验,毕竟他有一个烫头几十年如一日的干爹。所以我就让周老师上网上查一查哪家烫的比较好,价格也便宜的。主要是第二点,价格便宜。

周老师倒是挺亲民的,找了一家理发店,叫点圈圈,评分挺高的。慢悠悠的给我发微信。  

【周九良:您好,点圈圈理发店有199套餐和299套餐以及599套餐,请问您选择哪个?】

【孙九芳:周老师,咱能亲切点不。你这也忒官方了。】

【周九良:好的。】

我孙九芳以为我终于改变了这个老干部周九良,然后我发现还是我太天真了。

【周九良:亲,点圈圈理发店有199套餐,299套餐,以及599套餐,请问亲亲选择哪个?】

……  

【周九良:亲,您还在吗?】

那一天我终于明白,周九良原来是一能调模式的客服。

  


04

大家好,我是刘筱亭。  

熟悉我们的人都知道,我和我的师叔张九泰最近冷战了。 

原因是我胳膊疼他居然叫我多喝热水,我觉得这是个人都忍不了。

我憋着一肚子火想找人倒苦水,结果今儿个一进后台只有周九良坐在那儿,拿个熨斗,不慌不忙的熨大褂。

我实在憋不住了,把周九良扯到旁边的沙发上,就开始絮絮叨叨。周老师好脾气的听着,时不时点点头。

我深深觉得周老师和我是一边的,我今天就准备为周九良正名,他不是个钢铁直男! 

于是我问道:“所以如果是你,我告诉你,我胳膊疼,你会说什么?”

我正美滋滋等着周九良的答案呢。诸如给你按摩按摩,领你去吃好吃的,一起泡温泉之类的。 

周九良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坚定的答道:“别疼。”  

刘筱亭:???

我听完周九良的答案突然就怀念起了张九泰的好。

好的,我刘筱亭今天就告诉大家,周九良就是个钢铁直男。


  

05

当然万事也有例外。  


比如秦霄贤亲眼看见周九良在孟鹤堂叫了他一声宝贝儿之后,没有说出那句您好,而是迅速的回了一句“乖乖”。


比如孙九香亲眼所见周九良大早上出去只为了给孟鹤堂买一份早餐。回来时浑身湿透,包子却还热乎着,半点雨渍都没淋上。


比如孙九芳亲眼所见周九良还有第三种黏人模式,跟个小奶猫似的,拿一头钢丝球往孟鹤堂怀里扎。他们的队长跟吸猫似的夸周九良的小卷毛手感好。他突然就明白周九良为何如此执着于烫头了。


比如刘筱亭亲眼所见周九良烫糊了大褂,他以为周九良会淡定的说一句“别糊”。谁想到竟然慌慌张张的抢救大褂,险些烫了手。嘴里还念叨着这是孟哥大褂,可不能糊。更别提当晚孟鹤堂手指尖被扇子上的木刺轻轻扎了一下,周九良就跑前跑后又是消毒又是包扎。硬是搞出了一种截肢的感觉。

  


06

  

七队的人突然觉得他们被周九良欺骗了。 

尤其是在周九良和孟鹤堂在一起之后,光明正大秀恩爱,哪里像个钢铁直男?


  

07

  

七队终于发现周九良还是那个钢铁直男。  

只不过他对孟鹤堂永远不是。



评论(486)
热度(16871)
  1. 共52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清华落榜生|置顶预售 | Powered by LOFTER